首页 门户 资讯 详情
  • 评论
  • 收藏

太原百科网 2020-10-20 450 10

账上仅50万,被疑“调走”房客租金,瑞幸“门徒”靠上市续命?

中学生古诗词300首 http://www.uklatino.com

瑞幸上市一个月后,三彩家放弃万家房源,变身互联网生活服务品牌,并在一年后递交招股书,但在这期间,这家公司的研发费用仅21.8万美元,它的SaaS服务到底是如何开发出来的?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首发

作者:沈浪

设计:布冬

编辑助理:朱智琪

企业转型有许多种,但像三彩家这样转型如此彻底决绝的,并不多见。

一年前,当文宁将一个房屋租赁品牌变成专注于为生活服务商提供SaaS管理系统的互联网品牌时,很少有人理解他的想法。一年后,当三彩家在纳斯达克提交招股书时,人们才恍然大悟。

但一切似乎没有想象中顺利。10月16日,在长租公寓平台小鹰找房陷入疑似暴雷风波后,被外界质疑与其存在利益输送的三彩家发布澄清声明,称对方是独立经营的商户,自己只提供业务SaaS系统服务。

▲三彩家官网上发布的声明。

三彩家的上市之路,会就此蒙上阴影吗?

瑞幸“信徒”

在高校林立的西安,文宁毕业于陕西农行干部学校,但似乎不影响他日后的事业。

在三彩家官方网站上,文宁身着一件白衬衫,双方抱胸,面带微笑,志得意满地注视着远方,一撮黑色的小胡子格外醒目。

▲三彩家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文宁。

这个43岁的中年人有着多重身份,既是西安市未央区第十六届人大常委会代表,又是三彩集团有限公司、三彩家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旗下公司多达22家。

如今的三彩集团号称横跨不动产管理、酒店餐饮管理、娱乐文化管理、物业管理、房屋租赁、工程设计施工、家政服务、旅游服务、生态农业发展、家居家电销售等多个领域。

不过,文宁从偏居一隅的西北闯入全国大舞台,还是在2017年前后。

这一年的12月,文宁成立了三彩不动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三彩家的名义进入互联网房屋租赁市场,公开宣称三彩家租房是携手国有资本成立专业从事房屋租赁的国有控股互联网平台,提供找房、租房、托管、支付、电子合同签约等业务。凭借高收低租的打法,三彩家迅速挺进20多个城市。

与此同时,文宁还玩起了互金。三彩集团官网的一篇新闻稿称他为小鹰金控集团董事长,并披露公司业务涉及融资担保、金融典当、金融信息服务、普惠金融超市以及地产、物业管理版块,管理资产总额超过12亿元。

2019年5月,瑞幸登陆纳斯达克,陆正耀从成立到上市仅用时18个月的传奇故事让文宁倍感震撼,一周后,三彩家就在全网发布了一篇《瑞幸咖啡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IPO,“三彩家”还有多远》的奇文,不仅自比为房产租赁领域的瑞幸,还表示:“三彩家率先在全国推出‘免费换房、按月付租、无中介费’,成立一年时间迅速发展扩张到全国十多个城市,在线托管房源已经达到10000多套,计划在2020年前扩张至全国27个城市,并且其2019年底2020年初计划上市美国IPO的计划也在紧锣密鼓的进程中,三彩家希望能够通过自身,逐步使房屋托管、租赁产业更规范、全面和成熟。”

话音未落,一个月后,文宁带着三彩家突然放弃之前引以自豪的海量房源,全面拥抱生活服务行业全场景SaaS服务概念。瑞幸是流血上市的,而文宁希望纳斯达克看到一个盈利、估值更高的三彩家。

一个直奔资本市场的项目

三彩家招股书证明文宁实现了自己的设想,一个神来之笔就是三彩家出售了手中的九成房屋资产。

2018财年,三彩家实现营收409万美元,净亏损149万美元,交易后,该公司在2019财年即创造出了1844万美元营收、646万美元净利润的奇迹,同比暴增532%。

这波操作的好处不言而喻,三彩家不仅实现了盈利,而且规避了市场风险。近年来,长租公寓领域地雷频发,友客、巢客、岚越等相继被曝跑路,剥离房屋租赁业务后,三彩家便可以与长租公寓之间进行切割,还可以营造出中国生活服务产品SaaS赴美上市的噱头。

然而,这也使得三彩家看起来越来越像一个专为资本市场量身订制的项目。

接盘三彩家1万余套房屋租赁权的不是别人,是一家叫城城不动产的公司。

根据天眼查APP,城城不动产全称为城城不动产管理有限公司,股东分别为郝菲、许腾、张智军三名自然人,看似与三彩家没有任何关联,其实,该公司曾用过三彩家(西安)房屋租赁有限公司、西安三彩青年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三彩家房屋租赁有限公司等几个名字,最早的发起人就是文宁旗下陕西三彩商业运营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陕西三彩公寓管理有限公司。

▲城城不动产管理有限公司部分变更记录,图片来自天眼查APP。

直到2019年5月,文宁才匆匆退出三彩家房屋租赁有限公司,并于同年9月变更为城城不变产。从表面上看,郝菲、许腾、张智军与文宁是彼此独立的个体,背地里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郝菲曾是三彩家有限公司的股东,持股份额20%,仅次于文宁;在三彩集团公开称文宁是小鹰金控集团董事长时,郝菲是该公司两大自然人股东之一,持有后者49%的股份。

这是一个左手倒右手的游戏,难怪城城不动产会以1.3万/套的天价接手三彩家10167处房屋租赁权。

不仅如此,文宁为了让三彩家财务报表好看一点,他给身为三彩家CEO与董事会主席的自己只开出了18万元的年薪,而首席财务官、首席市场官、CTO年薪一律腰斩为9万元,且不说其他人员待遇高低,恐怕在全国找不出第二个一年只拿9万元的CTO了。

在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研发、运营、市场营销都是大头,但三彩家这个房源、客户与交易软件的服务商又是一个例外。

从2017年10月到今年3月底的两个半财年里,三彩家只在2019年下半财年发生过一笔21.8万美元的研发费用,其他报告期无任何体现,那么,三彩家SaaS服务到底是如何开发出来的?

上市不等于上岸

所有的动作,似乎都围绕着一个目标:上市,问题是,上市真的就是一剂灵丹妙药吗?

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创业者都倾向于相信上市即成功,陆正耀和他的瑞幸咖啡纳斯达克一年游后被勒令退市,天价罚金还在路上,可谓损了夫人又折兵。

三彩家的昔日同行、已完成IPO的青客公寓2020上半财年净营收6.27亿元,同比增长6.5%,净亏损为4.17亿元,相当于3块钱的商品只卖1元。

蛋壳公寓今年第一季度营收19.4亿元,同期亏损12.3亿元,同比扩大50%以上,直逼2018年全年亏损额。截至2020年3月底,该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8.26亿元,总负债90.2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7%,近日也因欠下巨额债务被合作伙伴敲锣追讨推上热搜。

这些惨痛教训表明,上市不等于上岸,更不代表成功,何况三彩家的目标融资金融不超过3000万美元,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

没有造血能力,IPO后也会被投资者抛弃。三彩家有能力造血吗?

三彩家上一财年的营收大多来自城城找房、小鹰找房等关联方。二者不仅向前者采购了智能锁,同时还是三彩家首批SaaS服务用户,并把自己的房源放在该平台上,还通过直接在三彩家APP签约等方式让租客一年支付365元成为三彩家APP的付费用户,为其导流且贡献着真金白银。截至8月31日,三彩家拥有22.3万用户,其中,付费用户超10万,城城找房、小鹰找房功不可没。

▲深圳小鹰找房租客和房东维权现场,图片来自凤凰WEEKLY财经。

没料到的是,在上市的关键时刻,小鹰找房爆雷,三彩家被媒体质疑涉嫌抽逃后者的租金,卷入舆论漩涡。

据“风财讯”消息,小鹰找房业主9月30号没有如期收到租金,当时管家的答复是因为三彩家要上市需要钱,小鹰找房账户的钱被调走了,公司需要时间筹备钱,没钱付业主租金。尽管三彩家进行了否认,双方间的关系仍不免让人质疑。

在一篇公关稿中,文宁曾放言:“三彩家在24个月实现盈利,年净利润达4550万元;36个月实现IPO上市;48个月公司规模预计将扩大十倍。”

不知道他说这番话时,是否想过操作的可行性,还是存粹放了一颗“卫星”?要知道,截至3月底,三彩家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折合不到50.7万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

邀请

下一篇:暂无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太原百科网  

© 2015-2020 Powered by 太原百科网 X1.0

微信扫描